您当前的位置:国际燃气网行业要闻国际 正文

  编者按:匈牙利是中欧一个小型的内陆国家,资深能源储量相对较少,所以能源方面常受到外因的制约。本文来自于匈牙利智库Institute for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IFAT),作者为DINA SZŐKE。本文介绍了匈牙利近年来决策制定过程中最紧迫的与能源相关的问题以及它们造成的影响。

  政治、经济、社会、安全、环境等问题都会影响能源和气候政策。中欧能源政策的多面性尤为明显:能源进口来源与地区参与者的关系,以及俄罗斯在欧洲能源结构中的作用都是国内外政策中的敏感问题。

  本文梳理了匈牙利近年来决策制定过程中与能源相关最紧迫的问题。首先介绍了匈牙利能源构成的概况,然后探讨了匈牙利能源政策的三个基本战略困境,即:(1)能源进口依赖,(2)核能的作用,以及(3)气候变化的影响。最后,本文内容还涉及匈牙利的能源和气候发展的具体安全影响。

  匈牙利作为一个小型内陆中欧国家,国内能源储量相对较少,因此能源政策的选择往往受到外部因素的制约。匈牙利缺乏大规模的内陆地区化石燃料储备以及深入海洋的能源探测。对可靠安全的能源供应的需求(或者说对抗能源贫瘠等社会制约等问题)也影响了国家的前景。

  对能源政策的传统考量主要通过使用所谓的“能源三难困境”(即三角形)来阐述这些不同的因素,每个角代表了不同的战略优先政策。这也是梳理匈牙利主要能源政策的有效工具。

  第一战略优先政策是供应安全,这意味着政府和市场确保在任何特定时刻充分获得能源及其产品(即电力)的可行性。就中欧而言,主要与俄罗斯原油和天然气出口对该地区的作用、以及俄罗斯对该国国内政治和商业的潜在影响有关。实现供应安全意味着能源进口路线的多元化(即通过建设新的管道或液化天然气(LNG)码头)或当前正在使用的能源的多元化(即更多地依赖核能或可再生能源)。

  “能源三难困境”提出的第二个战略重点是负担能力。竞争性能源价格对于消除贫困以及支持国内经济增长都很重要。就匈牙利而言,社会因素在政策议程上的议论度很高,约有15%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年以来,曾多次决定降低家庭能源消费成本,这是此方面的一项重大政策成就。

  第三个战略重点是环境可持续性与对抗气候变化有关。虽然看似这是长期问题不需要迫切去解决,但缓解和适应人为的全球变暖的影响,正在迅速成为全球根本性挑战。作为欧盟成员国,匈牙利也受到欧盟积极的气候条例的约束,这限制了各项能源政策的空间。

  这三个战略重点呈现为三角形的原因,是因为传统观点认为三个目标中只有两个可以同时实现。例如,安全和环境可持续能源形式是一种选择,但它们往往成本最高。另一方面,更多地使用某些污染严重的能源(比如煤炭)可能有助于确保能源供应安全并且成本低廉,但从长远来看可能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损害。因此,三难困境是指这些不同困难的优先级与权衡。

  匈牙利能源政策的法律框架是《国家能源战略2030》文件,该文件由国家发展部于2012年颁布。根据能源困境,这三个既定目标是保证供应安全,提高匈牙利经济的竞争力,并伴随着为了环境效益和效率的能源使用的典范。

  为了将上述内容量化成具体数字,我们有必要看一下匈牙利能源结构的组成:能源供应量(TPES)的关键问题在于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天然气,原油和煤炭约占能源结构的三分之二。但是,如果特别关注不同燃料在电力生产中的作用,核能发电的基本作用就变得清晰起来。

  匈牙利能源政策有三个主要议题:即能源进口依赖,核能的作用,以及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选择这三个具体问题背后的逻辑,是它们在国内外的政治影响,以及它们对中欧整体能源的长期影响。

  在谈到中欧的能源政治时,通常会第一个联想到俄罗斯能源进口问题。这是个高度敏感的问题,特别是曾成为关注焦点的2006年和2009年天然气危机。天然气进口问题一直比石油问题更加棘手,因为天然气管道会产生线性依赖关系,而原油市场则更为全球化。根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匈牙利进口了约86亿立方米(bcm)天然气,其中95%来自俄罗斯,这是基于长期天然气供应合同的 (考虑到俄罗斯通常被视为相当可靠的供应商,这本身并没有问题,合同的目的是确保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坚持为中欧客户提供更灵活更市场化和更透明的定价) 。

  除了匈牙利,更多地区都出现了进口依赖的问题。其中一些变化是国际能源格局发生结构性变化导致的结果:全球商品价格下跌和液化天然气(LNG)的日益重要,削弱了主要出口商的垄断地位。此外,旨在将俄罗斯天然气运往德国的“北溪2号”管道的建设计划,也对匈牙利地区产生重大影响。“北溪2号”基本上绕开了乌克兰的天然气运输路线,重新改变了该地区的地缘政治地图。

  事实上,关于“北溪2号”的启动可能被认为是一个转折点,因为它迫使中欧国家重新评估各自的能源计划。因此,过去几年里已经启动了几个主要的区域一体化项目。它们的主要目标是升级各国基础设施与协同监管,并促进能源进口多元化。这些区域平台日益增加的重要性,可能被视为是十年前占据头条新闻的大型管道项目失败的直接后果,例如“纳布科”或“南溪”,这两个项目之后都被搁置了。还有诸如南北天然气走廊,三海倡议或中欧和东南欧能源连通(CESEC)等项目。为了减少匈牙利能源进口依赖,有一些具体措施和拟议项目,包括:

  连接线路:连接匈牙利和几个邻国市场的双向天然气线路正在建设中,或正在谈判中,比如现在正与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在进行谈判。

  Krk液化天然气设施:所谓的“阿德里亚项目”涉及在克罗地亚Krk岛建设液化天然气再气化终端,随后把天然气输送到匈牙利和其他地区国家。这一倡议多年来一直处于讨论阶段,并未取得多少成功。尽管如此,它还是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这可能是进入阿德里亚海的天然气进口的主要来源。

  ROHU项目:黑海罗马尼亚海域的天然气能出口到匈牙利和奥地利,甚至可能出口到斯洛伐克,塞尔维亚和乌克兰。该项目的最终投资决策尚未制定,而且可会延期至2019年初。在这种情况下,这条天然气管道最早将于2022年左右完成。

  能源联盟:能源联盟是欧盟委员会关于整合欧盟成员国能源市场的框架计划,以此确保能源供应安全、可负担性和环境可持续。这包括监管措施和市场整合,提高能源效率或投资清洁技术等多种措施。创建真正自由化的监管环境对任何区域能源系统整合工作的成功,都是至关重要的。

  除了这些政治成就之外,匈牙利也享有一定的地理优势。它具有良好的地下天然气储存装备,可以大大提高供应安全性。此外,它在维谢格拉德四国(匈牙利、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和西巴尔干半岛十字路口的独特地理位置意味着它可以承担区域能源基础设施枢纽的角色。

  过去几年匈牙利能源政策的第二个战略困境与核能有关,核电在发电中起着关键作用。匈牙利目前有一个核电站,名为Paks发电厂,它位于匈牙利中南部靠近多瑙河。其四个VVER-440模块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使用中,并且即将结束使用寿命。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多年来一直在争论,2009年匈牙利议会通过了一项关于建立新区块的两党法令。2014年,匈牙利政府签署了一项政府间协议,与俄罗斯一起为Paks扩建两个新的总装机容量为2400兆瓦(MW)的模块。该项目由俄罗斯原子能机构承担,预计耗资12.5亿欧元,其中80%将通过俄罗斯信贷资助。

  双边核协议在匈牙利国内政治引发了两极分化的意见。展开的争论经常将匈牙利是否需要两个新的核区块和是否让俄罗斯参与该项目相混淆,这个问题至今仍是一个政治敏感问题。此后,欧盟范围内的绝大多数监管障碍都已被清除。最近的新闻是奥地利和卢森堡正在起诉欧盟委员会,因为委员会允许Paks扩张;他们的观点是基于环境问题以及非法国家援助的主张。根据政府公告,Paks的建设很可能在2020年开始,乐观点的预测则是可能会在2026或2027年开始。

  尽管对评估Paks项目的国内政治辩论,或评论俄罗斯在其中的作用不在讨论范围内,但从能源政策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仍然值得研究。赞成Paks扩建的主要观点表明:该项目将有助于减少匈牙利对能源进口的依赖,从而保证更大的供应安全。核能比化石燃料的使用更加环保,而且预计发电量相对成本更低;但另一方面,许多研究强调了实施这样一个复杂项目的潜在危险,包括运行成本,俄罗斯技术锁定威胁以及对核安全的担忧。此外,欧洲电力市场可再生能源的产能过剩以及价格不断下跌,可能意味着Paks发电厂雄心勃勃的计划无法被实现。

  气候变化现在匈牙利能源政策的第三个战略问题,在本质上是一个更长期的风险,并且涉及到减缓或适应人为全球变暖方面。欧盟无疑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世界上最积极的经济体之一。欧盟到2030年的气候目标至少包括: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与1990年相比);

  匈牙利原计划2020年可再生能源达到13%,这个目标现在已经被超越:2016年在匈牙利,可再生能源份额在能源中达到了14%。尽管如此,还是远低于欧盟预期,过去几年里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实际上略有下降。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相比,下图列出了可再生能源的比例。

  匈牙利在地理上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利用,国家可以利用可再生能源(即太阳能,生物质能甚至地热能)。在外交方面,它在联合国气候框架内非常活跃,是第一个批准2015年签署的《巴黎气候协议》的欧盟国家。在中欧,能源问题不仅仅是经济或环境可持续性的问题,它们通常与安全考虑和高风险政治密切相关。在匈牙利,能源供应的脆弱性以及对俄罗斯化石燃料出口的依赖性一直是让人担忧的问题。因此,与能源有关的事态发展往往与塑造中欧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动态联系在一起。除了这些传统的安全问题,在过去的十年中还出现了一些新的安全挑战。其中第一个是关于重要能源基础设施的网络防御,这需要使用与物理安全完全不同的处理方法。第二个长期安全风险是气候变化,以及全球变暖可能对匈牙利整体安全造成的潜在社会和经济影响。关于所谓能源三难困境的问题,能源政策的决策制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本文所审查的三大战略困境(能源进口依存度,核能展望和长期对抗气候变化的对策),只是匈牙利能源结构未来众多挑战中的一部分。而能源依赖才是决定匈牙利和更广泛的中欧环境决策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政治议程上可能仍然很重要。尽管如此,政治家和行业专家也必须为未来几年影响匈牙利能源行业的新安全挑战做好准备,例如需要“脱碳”或者有效防范对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这一切意味着中欧能源政策将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仍然是一个引人关注的话题。

  国际燃气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燃气网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凡注明“来源:国际燃气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燃气网,转载时请署名来源。

  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陈家本出席全省天然气保供电视电线日,全省天然气保供电视电话会议召开,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家本出席六安...[详细]